坠落的双钱轮胎!

上世纪20年代、国内最早生产轮胎的大型企业——上海大中华橡胶厂成立,这也是双钱轮胎的前身。经过百年风雨,双钱轮胎为中国轮胎工业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但近些年,双钱轮胎的发展却特别让人忧心。历经百年发展的双钱轮胎如今的发展每况愈下,曾经的行业老大如今已然坠落。

本文数据来源于华谊集团[600623]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披露的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2018年年度报告披露的企业产销情况、营业情况、研发投入情况,并结合美国《Tire Business》杂志的全球轮胎行业75强排名的相关数据。

双钱轮胎的母公司华谊集团是一家大型国有控股上市公司,主要从事能源化工、绿色轮胎、先进材料、精细化工和化工服务五大核心业务,并已基本形成“制造+服务”双核驱动的业务发展模式,以及覆盖“基础化学品、精细化学品和先进材料、面向终端客户产品”的上下游产业链一体化发展体系。

2019年4月23日,双钱轮胎的母公司华谊集团在上海证券所披露2018年度的财报,2018年华谊集团总营业收入达442.4亿,相比2017年增长了1.56%;净利润达18.07亿,相比2017年增长了218.24%;总资产达460.77亿,相比2017年增长11.34%。

总的来讲,2018年华谊集团营业收入、净利润、总资产同时增长,其中净利润相比2017年增长了218.24%,可谓是成绩喜人。

纵观华谊集团2013年-2018年6年的发展,华谊集团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也可以说是稳中有升。2013年,华谊集团总营业收入为326.48亿,随后便一直增长,2015年达到最高值,达452.15亿。2016年总营业收入出现下滑,为419.6亿,然后又开始增长,2018年达到442.4亿。(双钱轮胎2016年5月宣布重组,双钱股份也正式更名为华谊集团,双钱轮胎正式成为华谊集团旗下子公司,本文统称“华谊集团”)

华谊集团利润方面的成绩也不错,2014年净利润为12.84亿,随后便一直下滑,2017年达到最低值4.12亿,随后开始增长,2018年达到18.07亿,达到近六年的最高值。

从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上这两个关键数据上看,华谊集团的发展态势总体上是不错的,但作为华谊集团五大核心业务之一的“轮胎部分”不仅没有帮上忙,反而还“扯了后腿”。(华谊集团的“轮胎部分”主要指的是旗下子公司“双钱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双钱轮胎”。)

2018年华谊集团的“轮胎部分”总营业收入、全钢胎生产量和销售量均出现下滑,库存量却出现了大幅度的增长,这也反应了双钱轮胎面临的产销困境。

据华谊集团2018年财报显示,华谊集团轮胎部分的营业收入仅为77.59亿(其中全钢胎营收71.69亿,半钢胎营收5.9亿),相比2017年同期下降了3.6%;轮胎生产量为975.29万条,相比2017年同期下降了1.62%;轮胎销售量为956.63万条,相比2017年同期下降了4.28%;轮胎库存量为143.46万条,相比2017年同期增长了14.95%;

2018年双钱轮胎营业收入、生产量和销售量三个方面均出现下滑,库存量却出现了大幅度的增长,这也反应了双钱的轮胎卖的越来越差。

并且,从2018年双钱轮胎旗下的子公司的业绩来看,2018年轮胎业务的6家子公司5家都在赔钱!其中双钱(江苏)赔了6010.62万元,双钱(安徽)赔了5977.19万元,上海双钱销售有限公司赔了1.26亿元,中国北美轮胎联合销售公司赔了81.39万元,双钱(重庆)赔了1539.24万元。仅双钱(新疆)昆仑保持盈利,净利润为4542.75万元。

一年的数据并不足以反应双钱轮胎的发展趋势,我们看一下双钱轮胎2013年-2018年的经营数据。

从上表我们可以看出,2013年是双钱轮胎近6年销售量最高的一年,销售额达128.41亿。随后便一直下滑,在2015年达到最低值,仅有69.97亿元;2016年实现反弹,当年营业收入达到84.54亿元,但2017年、2018年又开始走下坡路,营业收入分别为80.36亿元、77.59亿。

从上面的数据我们可以看出,双钱轮胎的衰败可以说是从2014年开始的,即使是经历2016年的重组,对双钱轮胎的业绩提升也并不明显,销售和产销数据还在持续的恶化中,未来的发展令人堪忧。

双钱轮胎的业绩在下滑,中国其他优秀的民族轮胎企业的业绩却在不断增长,时至今日,双钱轮胎已经跌出前三。

上市公司每年都会披露年度的经营数据,这也为我们提供了很多精准的数据。2019年上半年,随着各家企业纷纷披露年报,我们可以从各个维度来评比上市企业的实力。

2013年,双钱轮胎的营业收入为128.41亿,玲珑轮胎为115亿,赛轮集团为80.22亿,均不如双钱轮胎。

5年后的2018年,华谊集团轮胎部分的营业收入已经下滑到77.59亿,和2013年相比近乎“腰斩”。而玲珑轮胎、赛轮集团业绩却在蒸蒸日上。

据了解,2018年,玲珑轮胎的营业收入为153.02亿,是双钱轮胎的2倍多;赛轮集团的营业收入为136.85亿,也接近双钱轮胎的2倍,双钱轮胎的营业额只比三角轮胎多了2.48亿。加上没有上市的中策橡胶,双钱轮胎从营收上已经跌出前三了,位居第四。

2018年双钱轮胎产量为975.29万条。玲珑轮胎为5525.56万条,是双钱轮胎的5.7倍;赛轮集团3690.68万条,是双钱轮胎的3.78倍;三角轮胎1677.35万条,是双钱轮胎的1.72倍;加上没有上市的中策橡胶,位居第五。如果算上广饶的华盛、恒丰、兴源等拥有庞大产能的轮胎企业,双钱轮胎的产能排名会更加靠后。

2018年,双钱轮胎的毛利润为11.56%,玲珑轮胎为24.23%,是双钱轮胎的2.09倍;赛轮轮胎为17.39%,是双钱轮胎的1.5倍;三角轮胎为21.14%,是双钱轮胎的1.83倍。远低于竞争力对手的毛利率,也侧面反映了双钱轮胎的产品缺乏竞争力。

每年,美国的《Tire Business》都会根据世界各国企业轮胎销售额的多少,评比出世界上销售额最高的75家轮胎企业。

营业收入“腰斩”式下滑,也让双钱轮胎在世界轮胎75强中的排名不断下滑,从2013年的第20名,下滑到2017年的29名,2018年有所提升,暂居27名,位于中策橡胶、玲珑轮胎、赛轮集团、三角轮胎之后。

早在2007年,双钱轮胎就开始准备投资18.77亿建设双钱轮胎(重庆)工厂,随后2010年准备15.26亿扩建如皋工厂、2010年31.83亿准备投建安徽回力轮胎工厂,2014年9.88亿准备扩建新疆昆仑轮胎工厂。

从双钱轮胎2015年的财报得知,双钱轮胎(重庆)工厂完成项目进度的 87.69%,双钱集团(安徽)回力轮胎工厂完成项目进度的 19.86%;双钱集团(新疆)昆仑轮胎工厂完成项目进度的49.80%。

从2018年的财报得知,双钱轮胎(重庆)工厂仅实现 67%产能,双钱集团(安徽)回力轮胎工厂仅实现了40%的产能;双钱集团(新疆)昆仑轮胎工厂仅实现25%的产能。

据了解,这些工厂的扩建是双钱轮胎按照“分步实施”的战略分批推进。但这样的时间跨度下,双钱轮胎的扩建进度真的差强人意了。

从上表额数据,我们可以看出,2015年、2016年双钱轮胎的全钢胎产量分别为624.39万条、628.92万条;2017年轮胎产量991.33万,2018年轮胎产量为975.29万条。看似双钱轮胎的产能增长了300多万,但2015-2016年,统计的是全钢胎的产量,2017-2018年则改成了轮胎的产量。这样的“增长数据”很难让人信服的。

相比较中国轮胎巨头动辄上千万的产能,双钱轮胎不足1000万的产能相差太远,甚至比很多东营轮胎企业的规模都要小很多,已经被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跟上海牌手表、永久牌自行车、蝴蝶牌缝纫机等等一样,回力轮胎是昔日上海制造的一个代表品牌,广受消费者热捧,回力品牌也成为了一代人的记忆。

2001年4月,米其林与上海轮胎橡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共同组建了上海米其林回力轮胎股份有限公司,就这样,回力品牌开始被米其林“领养”。

合资17年后,米其林和回力正式“分家”,回力品牌完全回归华谊集团,可曾经辉煌的回力品牌已经没落,轮胎行业新一代的年轻人估计很少听过回力品牌了吧?

2017年,回力品牌和米其林轮胎正式“分家”,米其林中国不再持有安徽回力股权,回力品牌完全回归华谊集团。回力回归双钱轮胎后,发展情况并没有得到有效的缓解。

双钱轮胎财报显示,双钱集团(安徽)回力轮胎有限公司从2013年-2018年,一直在赔钱,2013年赔了1.25亿,2014年赔了1.02亿,2015年赔了1.05亿元,2016年赔了7916.66万元,2017年赔了1.39亿元,2018年赔了5977.19万元。

双钱轮胎2018年财报显示,双钱集团(安徽)回力轮胎有限公司是回力轮胎主要的生产基地,设计产能1500万,2018年已经实现40%的产能,也就是600万左右。但这个工厂的产能利用率一直不高。

2016年(安徽)回力轮胎工厂产能利用率仅为43%,2017年为54%,2018年为59%。产能利用率虽然在不断提升,但还是远低于双钱轮胎的载重轮胎的产能利用率和行业平均产能利用率。这也侧面说明了回力轮胎的产能过剩和销售困难的现状。

近年来,国际轮胎巨头不断入侵不说,中国轮胎行业自身也已然进入产能过剩的状态,同质化严重成了目前中国轮胎企业最大难题,这也让中国的轮胎企业跟国外一些顶级轮胎企业相比失去竞争力。

而想要解决目前存在的问题,更多的是需要加大创新力度,只有从根本上解决产品同质化问题,提升轮胎品质,才能够逐步提升国产轮胎的市场竞争力,从而提升轮胎销量。而这需要企业花费更多资金投入到产品、技术的研发上,但近几年华谊集团研发上的投入却没有竞争力。

根据华谊集团财报显示,华谊集团主要从事能源化工、绿色轮胎、先进材料、精细化工和化工服务五大核心业务,年营业额达442.4亿元,研发总支出却仅为4.36亿元,占全年总营收的0.99%。而且这还是华谊集团所有业务的总的研发支出,涉及到轮胎业务的研发投入则更少了。

从中国上市轮胎企业的数据来看,玲珑轮胎的研发费用最高,2018年玲珑轮营业收入只有153.02亿元,但研发投入却达5.5亿元,占全年总营收的3.59%。其次是风神集团(2.92亿元)和赛轮轮胎(2.3亿元),占企业营业收入的(R&D投入强度)分别为4.7%、1.68%。

研发投入是产品持续保持竞争力的基石,产品有竞争力是销量的基石。双钱轮胎研发投入少,产品质量和技术就难以超越竞争对手,这也是双钱轮胎产品失去竞争力、产销量持续下滑的重要因素之一。

目前中国的商用车轮胎厂家纷纷推出40万公里级别的轮胎产品,甚至有些要挑战50万公里的商用车轮胎产品的情况下,双钱轮胎一直默默无闻。

在乘用车轮胎上,从2014年11月份发布新产品后,很久都没有听过回力轮胎发布新产品了。从官网上看,回力轮胎目前只有10个花纹的产品,并且花纹乏善可陈。

OE配套和替换市场作为轮胎企业的主要销售渠道,双钱轮胎的影响力越来越弱。并且有轮胎店反映双钱轮胎一些产品质量不好,经常出肩空鼓包,出了质量问题难理赔的现象。

据了解,越来越多的经销商和轮胎店已经开始对双钱轮胎的产品质量和渠道政策感到失望,随着时间的增长,老的轮胎人慢慢的遗忘双钱、回力这两个轮胎品牌,而很多年轻的轮胎人都不认识这两个品牌了。反映到企业的财报上,双钱轮胎销售量、生产量下滑严重,库存持续增加就说的通了。

对于双钱和回力这两个历史悠久的民族轮胎品牌,最可怕的就是品牌逐渐被遗忘。

我们可以看到中策、玲珑、赛轮等中国轮胎企业不断通过体育赛事、汽车比赛等丰富的赛事营销和央视、机场、媒体等广告营销来持续不断地提升品牌在行业、渠道和消费者心中的地位。

而双钱轮胎在品牌营销上处于近乎失声的状态,双钱和回力作为历史悠久的民族轮胎品牌,在品牌宣传上具有天然的优势,但不持续的做品牌营销,再好的品牌也会被消费者遗忘。

从上面我们可以看出来双钱轮胎目前面临的严峻现状,但作为中国老牌轮胎企业,其自身的底蕴还是非常丰富的。

首先,双钱轮胎背靠化工巨头华谊集团,并且属于国有企业,在资金、背景上均有很大的优势。并且华谊集团营业收入、净利润2018年均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总公司良好的发展可以带动双钱轮胎迅速腾飞。

其次、双钱轮胎集团有限公司拥有“双钱”、“回力”两大品牌,“双钱”、“回力”品牌连年获得上海市用户满意产品、上海市名牌产品、上海市著名商标、上海名牌100强,“双钱”牌轮胎被推荐为中国轮胎行业十大民族品牌之首、中国名牌产品、中国驰名商标、十大最具价值的上海老商标、中华老字号、上海市出口名牌、上海经济名片、上海十大标志性品牌;在行业和消费者层面上均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号召力。

最后,双钱轮胎的泰国工厂已于2017年投产,这个工厂位于泰国罗勇府的橡胶工业园内,目前,这家工厂的年产能,约为180万条卡客车轮胎和5万条非公路用轮胎(OTR)。这座工厂也是双钱轮胎在智能化轮胎制造工厂重要的实践,未来,双钱轮胎可以把泰国工厂智能化实践、先进生产理念和成果应用到双钱国内的工厂中,不断提升集团轮胎主业发展水平。

双钱轮胎总部在上海,上海作为亚洲新经济中心和中国一线城市,在中国入世的大背景下,上海的经济龙头地位显得日益突出,在政治、经济、文化上等均具有很强大的资源。

双钱轮胎位于上海,可以比其他轮胎企业更容易的吸引更优秀的国内外人才加入,发展壮大自己。

并且很多国际知名的汽车企业总部和工厂均位于上海,比如上汽集团、上汽通用等,连豪华电动车制造商特斯拉都把工厂建在上海。双钱轮胎位于上海,在主机厂0E配套上拥有很大的地利优势。

市场是一个筛子,产品只有足够强大,才能留存。双钱轮胎作为中国老牌轮胎企业,历史已经证明了它的卓越贡献。

但我们处在一个快速变革的世界里,新的技术、新的渠道、新的营销思维不断涌出,处于这样的世界里,单靠“吃老本”是完全行不通的。持续下滑的业绩也说明了双钱轮胎目前的发展确实存在一些问题。

怎样在变化莫测的市场环境里持续保持很强的竞争力,是每一家百年企业需要思考的,也是目前双钱轮胎需要思考的。

本文章由易车号作者提供,易车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易车立场,如涉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