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色情影片背后的利益链-互联星空涉黄再调查

本报(中国青年报)6月21日一版刊发的《充斥互联星空网站》一文,6月22日,中国电信集团就此事发出声明,要求全集团各级企业立即再次清查不良网站内容,杜绝此类事件的发生。中国电信湖南公司当天开始关闭部分有涉黄内容的影视频道。

然而,在随后的几天内,举报人乔某发现,涉及黄色内容的互联星空的网站不仅仅是中国电信湖南频道一家,在上海、福建、新疆等7个互联星空频道,均有一些与在湖南网站上相同的影片仍可点击播放。衡阳市公证处出具公证书也确认属实。

“互联星空”是中国电信互联网应用业务的统一品牌,是指中国电信开放自身的用户、网络、应用支撑平台、营销渠道、客户服务等优势资源,通过与SP(内容/应用服务提供商)的广泛合作,为所有互联网用户提供内容和应用服务,并且在全国各省份都有地方频道。中国电信互联星空目前有600多家合作网站,在电影下载网站中排名首位。

7月31日,中国电信湖南省电信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刘少阳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6月21日本报刊登湖南互联星空涉黄的报道后,他们当天上午12时就采取了措施,关闭网站,向SP商发函,召集他们开会,宣布关闭网站,终止合作。

刘少阳说,他们发现只有少数影片有色情镜头,绝大部分影片没有问题,主要是SP商在影片包装上渲染得很厉害,甚至把一些国家计生部门提供的计划生育教育片也渲染成了色情影片。他们当即封存了网站服务器、数据,要求SP商提供影片的原始凭证以及证照。

“有三部影片有少量的淫秽镜头,有三部影片有部分色情镜头,其他影片无任何问题。”刘少阳说,湖南省公安部门一位负责人告诉他这个结果。但一周前,本报记者前往联系采访时,得到的答复是:正在调查中,不方便安排采访,并会在调查结束得出结论之后第一时间以新闻发布会的形式公布。

今天上午,记者就此信息向湖南省公安厅宣传处证实,对方表示对审查结果尚不清楚,需要向网监处了解、研究后再向记者答复。直到下午5时记者再度电话联系时,仍没有确定的消息。

“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更多关注的是以后怎么建立长效监管机制的问题。”刘少阳说,湖南电信公司已经在中国电信的督办下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了处理。

对于电信方面的说法,举报人乔某提出异议:在互联星空湖南站及其他地方违规的SP商,缺少一项根本的资格条件,即国家广电总局颁发的《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缺少该证而从事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业务的,由广电行政部门予以取缔,并可处以1万元至3万元的罚款。构成犯罪的,追究刑事责任。

而查询互联星空湖南站的SP商上海激动宽频、上海优度宽频的网站,记者发现上海激动宽频使用的是颁发给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的许可证,而上海优度宽频使用的则是颁发给江苏省广播电视总台的许可证。

湖南电信有关人员的解释是,相当部分的SP商是《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两证有其一,不知是否两证都必须具备,还是单有其一也可。

记者采访了上海优度宽带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陈璐。他承认,公司使用的是江苏省广播电视总台的许可证,“差不多就是借用关系”,公司和江苏省广播电视总台是一种合作关系。他表示对相关规定并不是很清楚,但他说这在业内很正常。“不仅仅是我们这些做正版的VOD网站,也包括做盗版的网站。”

陈璐表示,按照规定是要有一个这样的牌照,但是最近一些相关的规定不是很明确。“我们已经把申请材料递交到广电总局去,大概在去年4月左右,还没有批复。”他告诉记者,公司也曾经询问过有关部门,得到的答复是“在办理中”,“我们不可能催他们,整个行业都处在停滞状态”。

上海激动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一位不愿具名的领导承认,上海激动通信有限公司使用的是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的证,公司和文广下属的东方宽频有战略合作关系,他表示使用文广的许可证“应该是合法的”。

据悉,在2006年7月以前,电信湖南公司是直接与内容提供商业务联系,但在此后调整为由SP商负责这块业务,也对SP商公开招标,最终确定为和讯科技有限公司,因此监管的责任也发生转移。

记者从电信和和讯公司的有关合作文件上看到,有条款规定:电信提供计费系统,双方月底核对营业额,如果误差在5%之内,以电信的数额为主。对于双方到底如何进行利润分成,电信方面认为是商业秘密,拒绝透露。据了解,作为湖南电信的一个部门,互联网事业部进行独立核算,其员工奖金与其利润挂钩。

陈璐告诉记者,优度和电信的关系主要是借助电信的品牌和宽带用户,电信按照包月的交易量计算,大约50%给优度,然后再按照优度的影片所占的比例提成。

激动集团的领导表示,激动公司是内容提供商,然后和电信分成。他介绍,激动公司和电信主要采取包月分成方式,各个地方不太一样,基本上是五五分成,也有三七、二八分的。

湖南省电信公司互联网与增值业务事业部一位负责人说,和SP商的合作分两种,一种是以固定的费用直接承包给对方,还有一种是双方核算营业额后按合同分成。

该负责人介绍说,互联星空的影视收入不高,湖南电信公司一年的营业额是70多亿元,其中互联星空的收入仅有3000万元,影视收入是160万元。“我们是有责任心的国有大企业,不可能为了这么一点蝇头小利放弃自己的立场,绝对不存在因为经济利益分配而姑息养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