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石滩古董车的获奖密码居然是它

美式气场自然指的是美国车天生的大车身、大空间和大马力的“强大气场”,而欧式风格则为Duesenberg带来了精致的内饰和优雅的设计。

这辆Duesenberg可以说是圆石滩古董车大展的“典型”最佳展车,分析以往的最佳展车名单,我们似乎能得出这样的获奖公式:最佳的年代+小众的品牌+独特的车型。

在圆石滩古董车大展长达73年的历史上(其中1960,2020因故取消),总计71辆古董车荣获Best of Show桂冠。

30年代的车辆之所以受到圆石滩评委的如此青睐,和汽车产业本身的发展有关:

汽车线年代在技术相对成熟,经过前20年大众化铺垫之后,对于高端汽车的需求更为旺盛。

大品牌为了提高声誉,进一步在赛车领域开疆拓土,在标准工业化尚未真正来临的前夕,设计师们充分地展现着自己才能,一辆辆传世车型就此诞生。

40年代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扼杀了百家争鸣的汽车时代,而大战之后的经济萧条又再次束缚了设计师的自由,工业化、标准化、经济化汽车时代终于来临。

作为浸淫古董车界多年的“老法师“们,圆石滩的评审团自然对30年代的车型青睐有加,更是寄托着对于那个欣欣向荣,奔放自由黄金时代的怀念。

当然我们也无法否认50-60年代随着世界经济的转好,汽车产业也迎来又一个高速发展期,诞生了众多的经典之作。

但对于最负有盛名和最具权威的古董车评选而言,古董车的年代无疑是资深评委们坚守底线的执念之一。

虽然原则上参与评选的车辆出厂时间限定为1972年之前,但50,60年代对于他们而言依然“年轻”,古董车的“古”韵味不足。

用现在的眼光来看的确有点匪夷所思,但观察一下之前的数据,这个现象在50年代不是孤例:

这里可以看出,圆石滩创建初期(50年开始)的宗旨不是评价最佳古董车的,而是当年度的最佳量产车。

55年开始,评选的思路进行了调整,入选车俩的年份开始向30年代靠拢,除了68年出现了64年的maserati获奖外,就再也没有出现过量产车的身影。

64年的maserati,50-54年的50年代获奖车辆并非是在现有的圆石滩的古董车评判标准下所选出的最佳车辆。

很明显了,圆石滩的获奖车辆年代以30年代占绝对优势,裁判们的喜好就是二战前夕最后的辉煌10年。

布加迪的多次上榜有赖于其传世名作57系列:57、57C、57SC,在9辆上榜车辆中占据了6辆,居功至伟。

支撑起梅赛德斯奔驰9次获奖的重要基石:20年代的680系列,30年代的500K,540K系列。

劳斯莱斯则是幻影系列,相对而言,杜森伯格和帕卡德的获奖车型的选择更广,不局限在某一个型号。

杜森在1929年美国经济萧条后支苦苦撑至1937年,带着豪车梦想壮志未酬;帕卡德在20-30年代红极一时,于50年代泯然于芸芸众生之中…

事实上,这些“上古”品牌在圆石滩获奖名单中占据着很大的比例,作为世界范围内影响力最大的古董车展,圆石滩古董车展也努力保护着这些珍贵遗产,唤起人们对于汽车历史关注,引领着古早品牌的文艺复兴。

圆石滩古董车展获奖的71辆古董车涵盖了26个品牌,而这些消失的品牌就占据了32辆15个品牌,比例极为可观。

美国的品牌大多由于1929经济大萧条而一蹶不振;欧洲的品牌则多是由于二次世界大战导致经营不善,没有跟上时代的发展和变化,被市场所淘汰。

所留下的诸多美妙车影也让人空留遗憾,但他们终究来过,每一个名字背后都有为人所津津乐道的趣闻轶事……

duPont就是我们熟悉的杜邦,20世纪初的美国duPont的名字也短暂地在汽车制造业留下过一笔;

Hispano-Suiza原来的生产线涵盖飞机发动机,卡车,武器,50,60年代后逐渐没落;2019年重启成为电动车品牌。

在选择品牌的问题上,圆石滩古董车展似乎更倾向于那些曾经辉煌过的行业先行者们。

其本身略带遗憾的悲情命运无疑能在情感上获得一定的加分,加之其稀缺性,设计独特的车型,也更能凸显圆石滩传播古董车之美的宗旨。

由于20-30年代的车型基本为定制,没有统一的标准,加之品牌也对车型的称呼各成体系,很难进行归类,我们只能从车型的名称分析:

车型如果能带个人名,更显尊贵,往往知名的车型设计公司设计师会将自己的名字加入车名,以Duesenberg为例:

获奖车型的名称除了品牌外,基本都保持在4-5个单词涵盖品牌型号别称和车型特点。

虽然现存的照片只保留了黑白底色,但依稀可见当时他在金色阳光下的熠熠生辉。

而这些冰冷机械也正是因为凝结了设计者对于时代的结构和未来的期许,承载了当下对于过往美好的追忆和敬意,才能成为无价之宝。

外观好看隔音效果好油耗低配置低车灯不好看性价比低内饰一般看看网友怎么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