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狐安回应与传言:跟家无亲戚关系

新京报快讯(首席记者关庆丰)因为姓氏、籍贯相近,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央第十巡视组组长令狐安曾屡屡被传与落马的有亲戚关系。对此,昨日,令狐安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对各种传言一一回应: “我们没有亲戚关系,连远亲都不算。”

简历显示,令狐安是山西平陆人,一家也是山西平陆人。令狐安告诉记者,父亲是山西平陆人,后来走出山西。自己出生在内蒙古。“生下来到现在,我只去过一次平陆。2002年底,我到山西调查,山西省领导问我:这个老家,你从来就没去过,不回去一下吗?到了平陆,他们就问我要不要回到村里看一下,我犹豫了一下没去。”

令狐安表示,不是说现在出问题后,自己要和他撇清关系。“原来我职务高的时候,90年代初刚到中办担任研究室主任,香港媒体报道说是我弟弟,沾了我的光,弄了职位在那干着。后来官做大了,进了政治局,我到审计署工作,又报道说我是他弟弟,我沾他的光了,弄了个省部级。说老实话,我做副部长的时候,他连一个处级干部都不是,当时他还在上学读研究生呢。”

“我是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的常务副会长。前年研究会开会,那时传出的儿子出事,也调到了统战部。山西延安精神研究会的两个老同志,吃完饭过来安慰我说:你一定要想开啊。我说,我没什么想不开的啊。他们就说,听说你孙子出问题了。我说,我没孙子。他们又说,你儿子调动你别想不开。他们问,不是你儿子吗?我说,如果是我儿子,那我10岁就生儿子了。”

令狐安说,此前曾有山西人跑官托关系找到自己,“我说怎么可能帮你跑这事呢,否则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后来,对方和我说“你能不能找令政策说一说”,我说我不认识令政策,他就说“听说你和很熟,一块长大的,人家都说你们关系好得很。”“这些传言让我哭笑不得。”

针对媒体问其如何认识,令狐安表示,是在北京开会认识的。“我做过常委,每年开全会,开幕之前,常委坐在外面的会议室等着。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书记处书记在会前接见我们一下,从到书记处书记,和我们轮着握手。过来握手的时候,和我握一下手。我知道他,也就是他进了书记处和我握手后,才知道有这么个人。”

Leave a Comment